第七十一章 北觉真君(求订阅)

沿着空间通道,云洪跟随白霄来到了一处幽暗所在。

这里四周皆是朦胧的紫色雾气,难以察觉到边界所在,唯有中央的一座石台吸引了云洪的注意力。

“这石台?”云洪盯着那洁白如玉直径约莫三丈的石台,散发出的气息充满玄妙,令他感觉高深莫测。

“这石台,是很久远之前,一位老主人留下的。”白霄低沉道:“它有静心之效,亦可辅助悟道,单论价值便接近一件极品道器了。”

“真的?”云洪眼前一亮。

镇界楼和紫云界都要留下昌风世界。

他身上的宝物虽有不少,但全部加起来也就值数十万灵晶,也就换取一两件极品道器。

而他修炼所需巨大,穷得很!

“别多想了,这石台和我一体,乃是洞天法宝之核心。”白霄瞥了云洪一眼:“所以,别想拆出去卖。”

云洪嘴角一抽,这白霄还真不给自己面子。

不过。

不能拆就不能拆吧,仅仅一洞天核心价值便如此之高,整个洞天法宝价值定然高的可怕,难怪白霄说她才是白君留下的最重要宝物。

不对。

云洪脑海中灵光一闪,忍不住道:“白霄,你刚才说这是老主人留下的?”

“老主人是谁?”云洪盯着白霄。

白霄之前对白君的称谓,一直是‘主人’,可不是‘老主人’。

“先立下天道誓言吧!”白霄一翻掌,掌心中顿时浮现了一块墨绿令牌,气息很微弱,却隐隐有股浩瀚之意。

“这令牌?”云洪微微皱眉。

“是誓言令。”白霄道:“这是老主人的命令,你可看看誓言内容,再决定是否遵守。”

白霄一挥手,顿时,半空中浮现一虚影,虚影上镌刻着大量文字,是云洪所要立下的誓言。

云洪扫过一眼,顿时就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他当即将手放在墨绿令牌上,一股浩瀚无形波动直接降临,完全笼罩了云洪。

“我,云洪,在东幽界神和天道见证之下起誓……”云洪念出了一大段誓言词。

誓言词虽长。

但核心内容仅有一点,继承‘北觉洞天’者,必须要是昌风世界生灵。

而且,最迟在渡过天劫前,必须要将同层次法宝留在昌风世界内,留给族群后辈。

誓言一成,因果既成。

不可违背。

“呼!”云洪睁开眼,感受到冥冥之中又多了一层枷锁束缚在自己身上。

这层枷锁,便是誓言因果的束缚。

他若一直没能修炼出元神,违背了也不会受太大伤害,元神未曾寄托在天道中,最多只是断绝修行路。

但若是将来修炼出元神,一旦违背天道誓言,必然受到天道和见证大能者的惩戒,渡天劫时更会心魔丛生,几乎不可能再成仙成神。

眼下,这枷锁并不会妨碍他修炼,但等他修炼到世界境,便会成为他的阻碍。

“这洞天法宝名为北觉?”云洪忍不住道:“是北觉真君留下来的?”

刚才他立下誓言,也知晓了大量讯息。

“对。”白霄点头道:“北觉真君,是我的老主人,他乃是昌风世界百万年前诞生的一位归宙境修士,他渡天劫失败后,将诸多宝物尽皆留存于洞天,给昌风后辈留下了传承。”

“只是,其后百万年,昌风世界一直没能诞生出杰出人物,没谁能得到老主人传承。”

“直到主人白君时,终于完成了老主人考验,继承了北觉洞天。”

“主人同样立下了誓言。”白霄道:“所以,当年昌风世界被镇封,主人担心将来无法完成誓言,最终将我继续留在昌风世界中。”

云洪恍然。

他之前就很奇怪,白君当初不过万物境,为何能够拥有了如此珍贵的‘洞天法宝’?

而且,就算要留下传承,开辟一方小天地存放即可,像成阳秘境、黑龙秘境等都是如此,又何必要留下如此重要的洞天法宝?

如今,一切都真相大白。

当初白君是继承‘北觉真君’传承,恐怕也立下了和云洪今日类似的天道誓言,将来必须要馈赠‘昌风一脉’。

而六万年前昌风世界大变,白君担心一去不复返,将来会受到誓言束缚。

所以,他干脆将‘北觉洞天’留下,即使将来无法再回归昌风世界,也算完成了这一誓言。

“你今日继承传承,将来若有能力,同样要回馈昌风一脉。”白霄道。

“我明白。”云洪点点头。

“嗯好,坐上玉台吧,它乃是洞天之核心,炼化了它,你便能够掌控整个洞天。”白霄沉声道。

云洪一步迈出,坐在了洁白玉台上。

一坐下。

他便觉浮躁的心灵为之一静,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,安静!宁静!

原本需要刻意压制的一些邪念、杂念,尽皆烟消云散。

短短时间。

连神魂运转速度都快上了数成,在这种状态下,无论是修炼还是悟道,都更加轻松。

“不愧是北觉真君留下的重宝。”云洪暗道,心念一动,一股股真元渗透进入坐下石台,开始炼化。

没有云洪想象的艰难。

反而是无比顺畅。

不到十息时间,整个石台便已炼化大半。

这令云洪感到惊异。

当初他为炼化‘镇界楼’,可是耗费了数个时辰才勉强烙印下神魂印记。

而这‘北觉洞天’,比之镇界楼,至少要珍贵强大十倍以上,按道理即使炼化十天半月都是正常的。

当初白君是继承‘北觉真君’传承,恐怕也立下了和云洪今日类似的天道誓言,将来必须要馈赠‘昌风一脉’。

而六万年前昌风世界大变,白君担心一去不复返,将来会受到誓言束缚。

所以,他干脆将‘北觉洞天’留下,即使将来无法再回归昌风世界,也算完成了这一誓言。

“你今日继承传承,将来若有能力,同样要回馈昌风一脉。”白霄道。

“我明白。”云洪点点头。

“嗯好,坐上玉台吧,它乃是洞天之核心,炼化了它,你便能够掌控整个洞天。”白霄沉声道。

云洪一步迈出,坐在了洁白玉台上。

一坐下。

他便觉浮躁的心灵为之一静,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,安静!宁静!

原本需要刻意压制的一些邪念、杂念,尽皆烟消云散。

短短时间。

连神魂运转速度都快上了数成,在这种状态下,无论是修炼还是悟道,都更加轻松。

“不愧是北觉真君留下的重宝。”云洪暗道,心念一动,一股股真元渗透进入坐下石台,开始炼化。

没有云洪想象的艰难。

反而是无比顺畅。

不到十息时间,整个石台便已炼化大半。

这令云洪感到惊异。

当初他为炼化‘镇界楼’,可是耗费了数个时辰才勉强烙印下神魂印记。

而这‘北觉洞天’,比之镇界楼,至少要珍贵强大十倍以上,按道理即使炼化十天半月都是正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