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惊变

想不通。

云洪也暂时不去想。

至少,到现在为止,心脏的三次特殊震颤,都是有益的,并未显露出害处。

“呼”

云洪起手练拳,这次他练的不是《水游龙》,而是与之齐名的拳法《星月遥》,同样是锻炼全身筋骨,最适合易筋凝脉阶段的武者修炼。

拳淬体。

剑杀敌。

云洪修炼的《风羽剑》虽也能淬体全身,可论效果是不及两套易筋拳法的,同理,厮杀战斗起来,拳法威势也不及剑法。

“星光耀月”“脚踏星月”“星斗随行”....

云洪全力施展,通常一个步伐便是五六米之远,拳势看似飘逸,实则速度极快,凶猛无比,宛若蛟龙猛虎捕食。

《星月遥》足有十八式,实际不以拳法威力著称,却是历经数千年岁月,由一代代武道前辈总结出的极高明的淬体招式。

在淬体方面,它已近乎完美。

曾有仙人言,宇宙星辰运转,万物至理,人体渺小,体内却如一微型宇宙,遥望天地之势,舞星月轨迹之拳,故名《星月遥》....

对于这套说辞。

云洪从来不信,《星月遥》,说到底是历代先辈总结下一套拳,用来修炼淬体,能和日月星辰扯上什么关系?

不过。

相比《水游龙》拳法招数中的厚重感,云洪更喜《星月遥》。

他修炼的是快剑,《风羽剑》重在一个风字,和《星月遥》拳法中飘逸的理念颇为契合,两者相得益彰。

呼~撕拉~

云洪一招一式快速演练着。

他虽未达入微,可易筋巅峰的武道修为加上修炼这套拳法数年,令他对这一套拳法的纯熟程度,单从外面,已近乎入微高手来施展。

一分一秒过去。

当云洪精神愈发亢奋时。

忽然间。

“噼里啪啦!”

灵米所化为的一股股血气,伴随云洪浑身筋骨不断锤炼,竟迅速从四肢百骸中流至心脏中。

异变,瞬间产生。

心脏在吸收灵米的气血后,几乎瞬间,便释放出一股极细微但效力惊人的热力,流过云洪全身处处。

“心脏?”

云洪刚一察觉到这一丝热力流过,精神便不由振奋,一整天修炼带来的丝丝疲惫感一扫而空。

“继续。”

物我两忘,云洪继续施展拳法,带动浑身肌肉筋骨。

“嗡~~”拳法施展之间,体内一寸寸的血肉筋骨不自主引动颤栗感,就仿佛饥饿许久,如饥似渴疯汲取着从心脏流出的这一股细微热力。

哗啦~

一分一秒过去,伴随着云洪拳法的施展,这一股细微的热力逐渐被体内的血肉吞噬,速度比平日汲取气血成长要快的多。

呼~

又是一股细微热力从心脏中释放,令云洪的血肉筋骨再度震颤,仿佛在欢呼雀跃,继续疯狂吞噬吸收这第二股热力。

第三股.....

时间流逝。

云洪的血肉筋骨,吸收了从心脏中释放出的六股细微热力,不管是表层的皮肤、肌肉、还是内在的筋骨、腑脏,都得到了明显提升。

云洪也从特殊状态中清醒过来。

“晚上吃掉灵米所带来的气血,竟全部都被心脏吸收,而心脏在吸收气血后又释放出的热力,也都被身体血肉筋骨汲取吞噬。”云洪眼中满是惊异。

因为。

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素质的明显进步。

正常修炼,虽然都会进步,可短时间内难有质变,更难以察觉,即使最近半年他一直吃着灵米来修炼,通常也要修炼十天才能感觉自己的变化。

而刚才。

他才练拳了一个多时辰。

“练拳一个半时辰,抵得上我平时苦修十天?”云洪又惊又喜。

惊的是,心脏处突生的异变,这是过去从未发生的。

喜的是,这种惊人的进步速度。

“再试试。”

云洪再度挥拳,风声骤起。

时间流逝,这一练又是半个时辰,但云洪却再没有之前的特殊感觉,体内心脏中也再没有释放出任何热力。

一切,又和往常一样。

云洪微微皱眉:“难道,刚才心脏的异变,那释放出的热力,只是白天异变的延续?并非正常状态?”

这令他很失望。

他已经能确定,自己的心脏中的确比正常人的心脏要特殊得多,能令自己快速进步。

虽不清楚原因,但云洪并不恐惧。

他看过《九州仙魔》中的许多仙人事迹。

云洪很清楚,数千年以来,五域九州的人族中诞生过许多有着特殊天赋的仙人和武者,他们天生有异象,有的血脉也很特殊。

有的天生能控水火,有的生来悟性惊人,有的天生神力没怎么淬体便能举起数千斤巨鼎。

这些天才,无比罕见。

“我的血脉或许非常特殊,具体表现,就是我的心脏异于常人,只是过去我不自知。”云洪默默思索着:“一定要弄清楚。”

若是能弄清楚原因,自由去控制,那么,在练拳淬体时,让心脏不断释放出刚才那种细微的热力,云洪相信,自己的淬体速度将比现在快得多。

至少要快上五倍。

“灵米的效果过去,再站会桩,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云洪看看了天上月亮,不知觉间已经到了深夜。

忽然。

云洪脑海中灵光一闪,他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“灵米。”

云洪思索着:“刚才心脏释放那六股热力前,灵米所化的气血,都疯狂涌向了心脏中?”

“气血涌入心脏,随即热力涌出。”

“而灵米所化气血耗尽,任我再怎么练拳,心脏却没有任何异变....是因为没有气血让心脏吸收了。”云洪有些兴奋。

冥冥中他有预感,自己的猜测恐怕是正确的。

想要验证猜想是否正确,也很简单,等明天再吃灵米时试试即可。

“先回去。”

云洪身形一动,一跃便是六七米,却又悄无声息,如同狸猫一般,短短数息便穿过空地钻进街道中。

.....

第二天。

段清很早便起来,她要为云渊和云洪煮早饭。

云洪,起的比段清更早一些,他天微亮时便会到小东河练拳,通常早晨便要练拳半个时辰,无论刮风下雪,终年不休。

“呼~”

小河旁,云洪收拳,他浑身都透着些汗水。

“和昨晚一样,虽然练拳有些淬体效果,可心脏处并无任何异动。”云洪微微皱眉,转身朝家走去。

按时间,嫂子该做好饭了。

云洪回到家。

段清早已将灵米饭、两样小菜,还有书都装好,按平时习惯,云洪都是带饭到武院去吃,吃完好直接修炼。

“我走了,嫂子。”云洪和嫂子挥手告别。

.....

进入武院,来的弟子还很少。

云洪先来到了烈火殿旁边师傅阳楼住的阁楼,武院老师的阁楼有两层,一般一层用来修炼、读书等,二楼是静修、休息。

阳楼尚未起床。

云洪有一楼的钥匙,径直将将《九州仙魔》放在一楼的书桌上,也不敢打扰师傅,便又轻轻关上一楼大门,回到自己在烈火殿中的修炼室。

关好门。

反锁。

“吃灵米再试试。”云洪打开饭笼,大口吃起灵米来。